欢迎访问www.38365365.com
    文史龙山 - 龙山剿匪梗概录
    龙山剿匪梗概录
     
    发布时间:2010/5/12 11:34:33,作者:孙克安 , 来源:文史委员会 ,点击:6881

     

    一、龙山土匪猖獗的根源

     

    龙山匪患,为祸剧烈,由来已久,屡剿不灭,究其原因如下:

    1、龙山地理环境和位置特殊。龙山地处湖南西北边陲,是云贵高原东麓的武陵山区,境内大山连绵,崇山峻岭,丛林密布,溪谷纵横。地下天坑阴河遍布,溶洞极多。据1960年武装部门的战略调查,全县有能藏千人、万人以上的大洞684个;能藏500人以上的一般溶洞1000余个,其他小洞不计其数。很多地方山高林密,悬岩峭壁,坡陡险阻,山路崎岖,此为土匪提供了活动藏身的天然场所。加之,龙山地处湘、鄂、川、黔四省边界接壤地区,龙山的桂塘坝有“一脚踏三省”(湘、鄂、川)之称,政治上视为“三不管”的地方,为土匪提供了流窜避风的条件。过去往往是湖南剿匪,土匪便逃往川东、鄂西;川东、鄂西剿匪,土匪又逃来湖南。实际上是哪里都不管,就任其为所欲为。

    2、民国初年,各派军阀,割据称雄,或养匪为患,或放虎归山,创造土匪滋生的条件。民国五年(公元1916年),袁世凯称帝,龙山人民组织民军,响应孙中山“护法讨袁”的号召,曾组织3000多人枪,与北洋军阀对抗,后湖南军阀赵恒惕主持湘政,勾结北洋军阀,镇压龙山民军,将龙山的民军首领、靖国联军司令黄振铎(龙山城郊鱼亭人),引诱暗害,勒令解散民军,又不妥善安置。黄的官兵愤恨不平,纷纷拖枪上山,占山为王,变成了“绿林好汉”,有的被地主、恶霸、帮会头目所把持,无恶不作,这就是龙山解放前30多年股匪活动的开始。民国十六年(公元1927年),贵州军阀袁祖铭投机革命,开始勾结北洋军阀吴佩孚,后因北阀军节节胜利,又参加北阀,担任国民革命军左翼军前敌总指挥,驻军常德,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所忌恨,由当时湖南省省长唐生智指使其部下教导师师长周烂,以春节劳军宴请为名,诱杀袁祖铭于常德,其部下有的溃退龙山,大肆扰民,激起民变,丢失大批枪枝弹药,为龙山土匪的发展提供了大批的武器。

    3、种植鸦片。“种烟—买枪—为匪”,所以,种植鸦片为龙山土匪的发展提供了特殊的经济基础。清末民初,直到解放前夕,龙山种烟,全国闻名,号称“乌金之国”,地方的土匪武装和国民党反动政府,对于禁烟,口头上也曾明令禁止,暗地实际支持,所以,屡禁不止。土匪还强迫农民种烟,按种烟的株数收税。因为他们有了鸦片烟,就可以购置或换取枪支弹药。有了枪及弹药,就有了拖枪为匪的本钱。所以“种烟买枪,拖枪为匪”便成了龙山土匪发展的规律。从此,龙山的鸦片越种越多,匪患也愈演愈烈。因此,龙山成了“鸦片烟多、枪枝多、土匪多”的“三多”地区,这三者互为因果,相辅相成。

    4、国民党反动政府,实行养匪纵匪的政策,自食其恶果。因为土匪割据,国民党的政令不行,民生凋蔽,民不聊生,民怨沸腾,影响其反动统治,确实也曾几次派兵剿匪,但由于他们制度腐败,士气低落,加之土匪熟悉地形,利用高山密林、险峻岩洞,每次剿匪都以失败而告终。另一方面,国民党蒋介石利用土匪来镇压革命人民。1935年,贺龙同志在湘西建立“湘鄂川黔”根据地,蒋介石便拉拢当地各派政治势力和土匪武装,以达到他围剿红军的目的。

    后来国民党反动政府,因打不赢土匪,见土匪越剿越多,便对土匪实行招安的办法。抗日胜利后,蒋介石发动内战,为扩大势力,将龙山的最大股匪瞿伯阶,由武汉行辕收编为暂十师,瞿伯阶当了师长。瞿伯阶死后,由他亲属瞿波平继任。1950年又成了湘鄂川边区的反共救国军总司令,加上其他各大小股土匪,这时龙山的土匪已发展到顶峰时期,也是为害人民最猖獗的时期。

    龙山土匪抢劫的手段极其残酷毒辣,坑害人民的办法五花八门,他们一般采取如下的方式:

    1、打闹。“打闹”是土匪黑话,即抢劫的意思。根据匪徒多少、势力大小而定,分小搞和大搞。大搞是抢劫较大的集镇、大商家,先派人“探水”,摸清抢劫集镇、大商家的情况,能抢到哪些值钱的东西,做到心中有数。土匪队伍到集镇,先派人“短路”、“把卡”,然后按原来的计划进行抢劫。主要抢光洋、鸦片、贵重物品,对其他能抢到的东西也一起抢走。有的连人穿得好的衣服及鞋袜也剥得精光,如有反抗,就打骂勒索,放火烧屋,强奸妇女,无所不为。

    2、抢“条子”。“条子”是土匪黑话,叫道路为“条子”,即抢劫交通要道上运输的货物、装有贵重物品的车辆、船支、驮马。先派人“吊线”(土匪黑话,即派人调查情况),“踩路”(土匪黑话,即实地察看线路),掌握有多少车船、驮马?运输什么货物?从哪里来往哪里去?经过哪些地方?何时动身、哪里动手最好?事先都打听准确,然后将土匪拖到选择好的道路、河弯险要的地方,就开始抢劫车船、驮马,把所有的货物全部抢光。

    3、劫场。就是在集镇赶场天,利用四面八方的商贩、农民群众赶场货物集中的机会,便去抢劫墟场。

    4、关羊。土匪黑话,有的叫“关猪”,即在交通关卡或偏僻的山林,对过路行人、商贩,进行拦路抢劫。在路的两头,把路堵死,将行人关在中间,或将人押到路边的丛林、峡谷、山洞中去逐个搜身,将所有财物抢光,有的将行人身上的衣服剥光,对其中年轻漂亮的妇女进行强奸、轮奸。1948年,有次在桶车乡的马刀子,将一个妇女强奸后,女的害羞要土匪把裤子退给她,土匪说:“这裤子我老婆穿得”,便给女的一张棕片遮羞。

    5、吊羊。土匪黑话,即是派人“吊眼线”,了解到有的富家有什么货物、光洋、鸦片、枪支、粮食等,即限期送到指定的地点,照办了土匪还给打收条,甚至与他家往来,视为好朋友。如果不从,或报官派兵清剿,则视为仇敌,选定适当时机,乘其不备,拖队伍将全家抢光,甚至杀他家的人,烧他家的屋,掳掠他家的子女。

    6、捉码子。也是土匪黑话,即“绑票”的意思。访到某家有财物,便派人去引诱或硬抢的方式,把他家的当家人或子女捉去当人质,然后要他家拿多少光洋、鸦片、枪支来赎人,如果不从,便将人质的手指、耳朵割一只送给“码子”家里,若再不拿财物来赎人,就要“撕票”毁“码子”,使其家人不得不想方设法,倾家荡产去赎人。

    7、抽税。龙山土匪主要是收鸦片烟税,也有少数是逢场坐地收“抽头”税。如南半县大匪首师兴周的妹妹,人称“天老爷”,就经常在贾家寨、内溪棚等地趁赶场“抽头”。土匪收鸦片税的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。有的是看种鸦片株数点窝收税;有的向保甲分配任务,由甲长负责收大烟多少;有的向鸦片烟贩子设卡收税,开具放行,在股匪辖区范围内畅通无阻,如果不交,便寸步难行,甚至有杀身之祸,结果弄得人财两空;还有的是强抢恶要,到鸦片收获季节,土匪拉上队伍,到产地去强行抢收,不管谁家种的都一抢而光。

    8、派捐。土匪向各乡、保派钱派粮,限期交纳,名目繁多。如有违抗,立即拖队前去抢劫,闹得全乡各寨鸡犬不宁。

    其他,杀人放火、明火执仗进行抢劫、打骂群众、奸污妇女,宰牛宰羊,抓鸡摸狗,更是司空见惯,不一而足,使当地群众,日夜提心吊胆,商贩不敢外出,妇女不敢外出,长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。

    我们一进入龙山,就随处可听到许多遭受匪劫、惨不忍闻、令人发指的悲惨故事。

    1949年解放前夕,据当时驻龙山的解放军421团同志提供的数据,龙山全县有土匪25000人、枪械20000多枝。

     

    二、龙山土匪的消灭

     

    龙山解放后,我人民解放军和地方政府第一位的工作,便是清剿土匪。担任剿匪任务的主要是人民解放军,他们英勇善战,不怕疲倦,连续作战,经过五个阶段的战斗,把龙山的土匪消灭了。我们地方干部,主要是发动群众,减租反霸,清匪挤枪,征集粮食,保障部队供给,以后进行土地改革,建立巩固的人民民主政权。

    龙山清剿土匪的工作,大体可分为五个阶段。

    第一个阶段是大军过境时期,时间在194911月至19501月初。

    龙山解放前夕,当时滞留在龙山、来凤县城的国民党118军的陈希平部(驻来凤县城)和54师董惠部、298师傅碧人部(驻龙山县城),见我四野云集大庸、桑植、永顺,二野三兵团11军侦察营已进入龙山,以为是我大部队赶来了,纷纷闻风溃逃,整个宋希濂集团也都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,惊惶失措,狼狈逃往川东。战斗形势发生了变化,为了堵击和追歼胡宗南、宋希濂集团,我二野、四野大军亦相应改变原中央军委、野战军司令部本拟于川东、鄂西、湘西北地区的龙山、来凤、黔江、彭水一带,集歼宋希濂兵团于乌江以东的计划,赓即挥师入川。

    19491030日,四野47141师从永顺出发,经龙山农车、洗车河进入招头寨,在招头寨补发冬装后,8月从招头寨下累人坡,于湾塘渡过酉水,往湖北来凤的漫水、百福司入川。139师从永顺往龙山靛房、苗儿滩、贾家寨、桂塘坝等地入川。50军从大庸出发,经桑植进入龙山水田坝,翻过大安坪、黄莲坪下石牌洞,过湖北咸丰、宣恩县境入川。二野三兵团11313233师于11月中旬,从龙山县城过境,经湖北来凤、咸丰等县入川。各路解放大军,分途从龙山过境,浩浩荡荡,声势显赫,所向披靡,极大的震慑了敌人,使龙山县境内的土匪消声匿迹。我解放大军,由于主要任务是捕捉战机、追歼、堵击宋希濂兵团,日夜兼程,在龙山县境内根本没有停留,都把当地土匪搁置一边,没有进行清剿。这一阶段主要是慑服了土匪,使之不敢轻举妄动。只在大军入川途中,与个别匪部遭遇时将其击溃。例如11月中旬,在龙山将宋希濂委任的新十三师师长向阳正在筹建的一些部队击溃,迫使向阳向我军缴械投降。1112日,尾随宋希濂部11854师、298师向四川逃窜的新十师瞿波平匪部,在咸丰十字路黄茅坨,与由恩施入川的解放军遭遇,将其击溃,使瞿部丢失枪支3000余枝(挺),瞿波平将其残部拖回龙山的明溪、二梭潜伏。13日,瞿部参谋长候正汉带领匪部溃兵1000余人,遇上我解放军141师,将其歼灭,候正汉漏网逃脱。

    还有少数土匪和匪首,由于我军强大军威,经过劝降,或派人进行工作,暂时向我自首投诚。如1117日,龙山县城解放后,龙山县伪政府主任秘书王家桢带领军事科长李林、财政科长彭久顺、会计室主任贾荣、民政科长王家鼎等数十人到龙山县临时人民政府进行登记、自首投诚。国民党龙山伪县长肖富强率领“龙山县反共救国军总队”到保靖向我解放军141师师部投诚。12月下旬,龙山县伪里耶警察所所长黄宝祥(洗车河人)从保靖拖回“龙山县反共救国军总队”士兵数十人,到龙山县临时人民政府自首投诚。12月底,“湘鄂川黔边区绥靖纵队”司令、湖南省八区(永顺专区)保安军旅长贾奇才,在隆头向我解放军投诚,遣散了匪部,缴了120枝枪。

    此外,留守龙山县城的二野11军军直侦察营,代理龙山县临时人民政府职权后,也组织小部队在县城附近清剿了一些小股土匪。如11月底,侦察营长赵忠带领一支小分队,在新城至兴隆街的路上,与瞿波平匪部302营长陈义山率领的200多名匪徒相遇,赵营长用计机智地将其全部抓获。12月底,侦察营还攻下白羊坪仙人洞一个土匪的储备仓库,歼灭土匪十多人,缴获枪枝十多支,并缴获食盐3000多斤及粮食物资一批,解决了当时食盐的困难。

    第二阶段是入川部队返回龙山时期,时间在195014月。

    我四野47141师、139师配合二野全歼宋希濂兵团后,于19501月初返回湘西,141师的421团、422团奉令围剿龙山的股匪。以421团、422团二、三营为主,423团及141师师直部队各负担部分乡镇剿匪任务。

    首先,合围政治上最反动、思想上最顽固、武器装备较好的县内最大股匪——庹贡庭、师兴周、瞿波平、陈子贤、杨树臣、瞿闵生等联合组织的“川黔湘鄂边区联防总司令部”(即“川黔湘鄂边区民众自卫委员会”)。422团于17日由重庆返回龙山县城,10日便由团长郑波率领从县城出发,为了迷惑敌人,没有直趋里耶,而是绕道洛塔、洗车河、苗儿滩、隆头,扬言移防保靖。到隆头后却溯酉水西进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直插里耶,使匪陡猝不及防、加之内部矛盾重重,一触即溃。瞿波平不战而走,经八面山折回老巢明溪,二梭去了;师兴周、陈子贤慌忙向八面山逃跑,师匪妄图凭藉天险八面山顽抗,陈子贤则认为孤山弹丸之地,难以拒守,掉头逃往四川。

    422团乘胜追击,登上半坡、洛子坪、二岩一带,进行围攻,421团于19日返回龙山,18日赶到八面山北面,从北发动猛攻。匪徒在各岩口备有大量檑木滚石,居高临下,对我军颇有杀伤。42224连长杨保山经过仔细勘察,选定从小岩门侧面的砂堡上,攀沿悬岩,出敌不意,进行突袭,一面与三营配合上下夹击大小岩门之敌,一面直捣匪巢燕子洞,很快将八面山拿了下来,422团也从北面攻上了八面山。

    师兴周见大势已去,带领指挥部驻西壁岭的部分残匪,仓皇从牛路上向四川逃窜。我军在燕子洞缴获了师匪储藏在洞内的十几万斤粮食及大量鸦片、被服、油盐、光洋和枪枝弹药,还徼获了一部电台及与台湾往来的电报。

    随后,421团在农车、红岩溪、撮箕坡一带对匪首向阳、田高年、彭善炳等进行合击,或全歼,或击溃,取得巨大胜利。

    这一期间,我军对县境内几股较大土匪,进行十多次合围,歼匪1500多人,缴获步枪1000余枝、机枪30余挺,打散了瞿波平、师兴周、陈子贤等的联合匪帮,先后争取了匪首贾奇才、田高年、向天寿等归案自首,缴械投诚。

    第三阶段是部队主力转移去中心地区剿匪时期,时间在19504月至10月。

    由于湘西土匪猖獗,易于利用复杂的地形出入藏匿,而我军战线过长,情况不熟,剿匪工作难以取得预期的效果。在总结前段剿匪经验的基础上,湘西区党委,湘西军区和47军司令部决定调整部署,暂时放弃龙山、桑植县城及部分边远地区,实行“集中兵力,重点进剿”的方针。先集中解放军主力肃清中心地区股匪,而后再向边沿地区进剿。19503月下旬、4月上旬先后原驻龙山的422团全部及421团的部分解放军主力转移到永顺、古丈等中心地区,重点围剿张平、曹子西、曹振亚等股匪,并调龙山县委书记刘海波、宣传部长田莉带领地方干部20多人去永顺协助工作,将龙山县人民政府转移到洗车河,后又迁移到苗儿滩,准备放弃龙山县城及北半县的一、二、三区。

    龙山各处的土匪,见我军主力转移,错误估计形势,以为又是“民国二十四年了”,他们反攻倒算的时候到了,已纷纷藏匿在阴暗角落里的土匪又冒出来了,由分散到集中,由隐蔽转为公开活动,原来自首投诚的匪首又反水叛乱,搜集残部,招兵买马,积草囤粮。贾奇才降而复叛,纠集贾松青、贾明标、彭子明等匪部,纠合1000多人枪,横行贾家寨、内溪棚一带。张中宇、候正汉、肖栋才、候唯一与瞿波平勾结,组成“湘鄂川边区反共救国军”,集结土匪10000多人,公开活动;匪首刘余庆率领100余人攻占里耶镇;5月师兴周潜至永龙交界的万云山与永顺匪首曹子西、曹振亚拼凑“湘西反共救国军”,活动于龙山、永顺、保靖边境地区,匪徒们肆无忌惮地到处抢劫扰民,公开与人民政府、解放军对抗,甚至公开袭击解放军和政府工作人员,多次在马卧坡、马鬃岭、里耶镇、细沙坪、凉风洞、召头寨等地打死打伤解放军战士和工作干部。“反共救国军”六纵队司令侯唯一纠合肖高格、肖达武、邓柏林等人,瞿波平联络神兵头子丁大鹏、向世友先后两次攻打龙山县城……,土匪气焰猖狂、甚嚣尘上。

    根据当时情况,留驻县内的解放军和人民政府,从实际出发,一方面集中兵力,缩短战线,向中心地区收缩;一方面深入发动群众,开展宣传,安定情绪,结合借粮,解决粮食问题,同时在充分掌握情况,对有把握歼灭的土匪,集中兵力,进行围剿,也取得了不少战果。

    4月,贾奇才与贾松青等匪部,汇合匪徒1000多人,在坡嵩集结,被我军发觉,421团派蔡营长于4月下旬率部围剿,用引蛇出洞之计,打乱了匪徒的部署,将其分割包围于大溶弯和洞岭岗两地,激战中将贾奇才的父亲贾福吾(也是南半县有名的匪首、惯匪)击毙于大溶弯;将贾松青击毙于洞岭岗,贾奇才的弟弟贾如丰在立牌坳打断了一条右腿,匪徒大部被歼,贾奇才逃往巴角洞,元气大伤,从此一蹶不振。

    龙山县城仅以解放军一个排、公安局和一区干部共100多人,与邻近的来凤县大队、西湖部队紧密配合,互相支援,打退了土匪、神兵数千人的两次进攻。还于523日,与鹤峰、宣恩县大队配合,由龙山县公安局长武昌府指挥,与土匪“反共救国军”九纵队800多人在苦竹河激战中将匪击溃,生俘匪九纵队副司令覃介民,在二台坪击毙覃匪之女,俘匪90余人。于6月、8月先后两次在三塘、张家坡和兴隆、苗沟等地,击溃“反共救国军”六纵队“司令”候唯一。624日,公安局与西湖部队配合,分兵三路,直插招头寨“反共救国军总部”,将瞿波平匪部击溃,并追赶至狮子山、燕子岩、连台山一带,使瞿匪再不敢做进攻县城的梦。817日,县公安局配合西湖部队、来凤县大队,进剿三元川洞土匪张让生、陈子高、肖麻三、田寿甫等匪部300余人,活捉匪大队长肖麻三等三人,俘毙匪徒30余人。

    8月先后攻破四区五寨乡猛西湖矮土匪首彭镇南盘占的丁甲洞,击毙土匪32人,活捉55人;炸毁他砂匪首田高年经营多年、号称“小台湾”的牛栏洞,迫使另一名匪首魏金万和他老婆带领9人向我军投降。

    第四阶段是解放军主力再次返回龙山,与友邻地区配合,对边沿地区股匪进行重点清剿时期。时间是195010月至19512月中旬,47军奉命赴朝参加抗美援朝,421团、422团相继离开龙山。

    我人民解放军141师在完成中心地区的剿匪任务之后,于195010月初,再次返回龙山,以七个营的兵力,投入龙山等边远地区的剿匪战斗。421团负责苗儿滩、洗车河、马蹄寨至红岩溪一线;422团负责隆头、里耶、贾家寨至内溪棚一线,龙山县大队、县公安局、湖北来凤县大队、宣恩县大队、鹤峰县大队与驻来凤的西湖部队等友邻地区部队紧密配合,负责包干龙山城郊、茨岩塘、打烂坪至乌鸦河等地的剿匪治安工作,采取剿匪与发动群众相结合、军事进剿与政治攻心相结合、围剿与驻剿相结合,由内而外,由南向北,有计划、有重点地对龙山县境内的大小股匪进行全面清剿。

    19501016日,421团主力首先对杀鸡坡、撮箕坡、贾田溪一带的瞿波平、向阳等股匪进行合围。先将股匪打散,使他无法层层节制,匪首各自分散隐蔽。随后,部队日夜搜剿,反复扫荡,发动群众,组织民兵搜山堵卡,儿童团、妇女会站岗放哨,盘查路人,使土匪到处挨打,寸步难行,不得不归案自首。到1125日,共歼敌1018人,缴获步枪1119枝、机枪27挺、六○炮1门。

    10月中旬,422团对当时活动于八面山、里耶、恒咱、灭贼湖、麦子坪、贾家寨、内溪棚一带的师兴周、贾奇才等股匪进行分进合击,先将其打散,然后反复穿插扫荡,拉网剿山。经过巴沙湖、普车溪、王道溪、牛栏场几次连续合围阻击,将师、贾匪部打得七零八落,溃不成军。特别是牛拉肠一仗,将“反共救国军”副总司令杨树臣击毙,余匪溃散,望风而逃。40天内,先后歼匪924人,缴步枪1137枝、轻机枪15挺、重机枪2挺、六○炮10门, 使瞿波平、师兴周等匪首只有亲信跟随,潜藏于深山、暗洞之中,不敢公开露面。

    11月底,经永顺军分区、141师司令员叶建民和师党委动员,当时在永顺师范读书的师兴周的长子师文禹,带着军分区的信函,回内溪棚劝其父投诚。师兴周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带着身边的贴身警卫8个,于11月上旬,向4222营自首投诚。

    这时,我军方带来程潜敦促瞿波平归正的信。信的内容如下:“波平先生:听说你带了一些人,还在龙山一带作反动活动。我深为你惋惜。以我和你亲兄的关系,我不忍见你落得身败名裂,务请你明辩是非,审慎利害,勿执成见,勿为特务谣言所惑。赶速将枪枝等武器,全数缴交解放军,毅然归正。归正之后,人民政府是会宽恕你的。关于你和你的弟兄们的安全,我可以负责保障,你并可即来见我。此致敬礼!程潜八月三十一。”

    瞿波平接到程潜给他的信,他当时已被解放军追剿无地容身,带着老婆、副官、警卫躲藏在贾田溪的一个山洞里,知道不投降只有死路一条,只好出洞下山向421团团长郑波投诚。

    由于龙山两大股土匪的覆灭,各地其他中、小股土匪,知大势已去,土崩瓦解,纷纷向当地政府和解放军归案自首,缴械投诚,至当年11月底,全县20人以上的股匪已基本肃清。

    第五阶段是深入发动群众,结合减租反霸、土地改革开展清匪挤枪、清查散匪的时期。时间是19512月至19523月底全县土匪彻底肃清。

    1951212日,我人民解放军141师奉命参加抗美援朝,调离湘西,421团、422团相继离开龙山,县委、县人民政府领导地方县大队、公安部队,在分区独立20团、21团的协助下,继续全面深入开展清剿残余土匪的战斗。

    据当时县公安局的敌情通报,全县尚有20人以下的小股土匪7股,计一区一股,肖耀南、向海权4人,有冲锋枪1支、手枪2支、快慢机1支,活动于石牌、白岩洞一带;二区两股,吉延胜4人,有卡宾枪1支、冲锋枪1支、手枪2支、电台1部,活动在茨岩塘、红岩溪、比洞湖一带;向青尚隐藏有步枪60多支、机枪2挺、连枪10支,与永顺匪首刘和清勾结,活动在龙山桑植边境八大公山一带;三区一股,彭雨清20人,有步枪17支、机枪2挺、电台1部,活动于明溪和来凤漫水一带;四区两股,向积鑫12人,有步枪8支,活动于坡脚、靛房、龙山保靖边境一带;田高年8人,枪8支,活动于董补乡及永龙边境;五区一股,唐隆生13人,有长短枪各1支,活动于大达乡贾家寨、内溪棚附近。7股共有匪徒105人,加上散匪、外逃地主、恶霸、敌伪军政警宪特头目共约500余人尚未归案。民间分散有匪枪2600余枝,没有收缴上来,还有彭雨清、肖高格、肖耀南、向海权、吉延胜、刘启灵、田高年、向积鑫、向青、温忠、肖典武、彭大进、谢继周、朱世斌、唐隆生、田耐生、吴海平、向凤军、沈仲一、贾绍珍、田德海、向保安等匪首、敌伪头目,没有投案自首。

    县委、县人民政府于2月下旬召开了全县治安代表会议,成立了龙山县清匪肃特委员会,全面开展群众性的清匪、肃特、挤枪运动。动员广大群众,组织民兵、妇女、儿童团,配合军分区独立团和县大队、公安队、民兵支队,深入开展情况调查、发动群众提供线索、跟踪追捕、搜山探洞等活动,并分工由县大队一连进驻招头寨,包剿彭雨清、彭大进、谢继同;二连驻防坡脚、靛房,包剿向积鑫、朱世斌等股匪。其他各股土匪也都逐一由有关单位分工负责包干清剿。

    57日,县大队一连击毙“反共救国军”二纵队营长谢继周,并俘匪兵2人。59日,分区独立207连在咱果坪后山逼降匪首唐隆生,缴获短枪3枝、长枪2枝、子弹300发。522日,独立205连飞行组,百里追踪,配合民兵妇女的援助,在坡脚马利剌落洞击毙匪旅长田高年。69日,苗儿滩隆道乡民兵在惹巴那击毙匪大队长朱世斌。625日,县大队2连和民兵在邻近的保靖县龙丘乡击毙向阳匪部副司令向积鑫。628日,“反共救国军”二纵队司令彭雨清在湖北宣恩沙道沟被群众捕获。7月初,国民党县党部书记长田耐生、伪县长吴海平等4人向县人民政府自首投诚。79日,匪首向凤军、贾绍珍、田德海等向独立团25连和县大队2连投诚,交出长枪3枝、短枪2枝、子弹168发。

    至当年7月底,清匪挤枪运动中,全县共击毙匪首76人、匪兵26人,俘获匪首166人、匪兵224人,抓回逃亡地主、恶霸72人。先后挤出长枪1432支、短枪95支、手榴弹255个、子弹32534发、炮弹8发,争取投诚匪首及敌伪县级以上人员14人、匪兵75人。至此,全县清匪 挤枪告一段落,分区独立团撤走,余下的任务由县大队、公安队在县委统一领导下,进一步发动群众继续完成。

    全县清匪运动至19523月底结束,残留个别没有归案的残匪,交给公安、政法部门负责追捕。19526月,县公安队一个班、公安干部8人由侦察员申海明率领,夜袭红岩溪燕山湖,击毙“国民党湘西情报站”少将站长、“反共救国军总部”情报处长吉延胜,抓获其保镖杨大麻子及窝主张明善及其妻子儿子。19542月,县公安局和县兵役局工作组由孙克安、薛云茂带队,在兵役局长陈友德(老红军)指挥下,利用春节除夕之夜,突袭马蹄寨正河,逼迫匪团长彭万炳投诚。195926日,县政法工作组在召市可立坡水井弯山洞,抓获长期隐藏没有归案的匪大队长向保安,全县土匪宣告彻底肃清,根绝了龙山历史上长期以来难以根绝的匪患。

     

    三、剿灭股匪的最后一仗

     

    19504月下旬,驻龙山的人民解放军去中心地区剿匪,地方工作也相应收缩,暂时放弃北半县一些地区,县内各地土匪见我军主力转移,又纷纷出笼,由分散转为集中,由隐蔽转为公开,已投诚的又反水叛乱,公开与我对抗,到处袭击解放军,攻打地方干部,气焰十分嚣张。

    原宋希濂部政工处长、军统特务张中宇,宣恩县原保安团长侯唯一和姚止戈、肖栋材等与瞿波平勾结,以新十师为基础,纠合永顺曹子西、谭楚堂、刘和清,桑植陈士,鄂西邓仲礼、周绍穆,川东杨树臣,龙山肖高格、贾奇才、彭雨清、向阳、向静海等在招头寨成立“湘鄂川边区反共救国军”,由瞿波平任总司令,杨树臣、陈士、肖逢蔚任副总司令,候正汉为参谋长,张中宇任办公室主任,下设八个纵队、五个直属支队、四个直属大队,划分九个游击区,制定了作战计划,下达了作战命令,神气十足,不可一世的样子。曾组织数千人两次攻打龙山县城,袭击我驻洛塔炮兵连,挖毁锅罗川、莲五台的道路,阻断南北县之间的交通,猖狂至极。

    10月份,我解放军141师完成了中心地区的剿匪任务后,再次返回龙山。1019日,421团、422团统一向瞿波平、师兴周、贾奇才、杨树臣等部进行全面围剿,分进合击。4222营从内溪棚向桂塘坝扫荡,3营从贾家寨追击贾奇才部,贾向咱果坪、脉龙湖逃窜,38连咬住不放,7连、9连一直追到黄河坝、咱果坪,并向咱果、贾坝、桂塘一带穿插扫荡,于桂塘茅坡同“反共救国军”副总司令杨树臣匪部遭遇被击溃后,杨匪逃往桂塘牛拉肠,并侦知杨匪拟率残部向四川酉阳方向逃窜。我军决定将杨树臣就地围歼,不让外逃,免遭后患。422团遂命3营担任主攻,其他兄弟部队配合堵截杨匪残部的退路。

    原来,“反共救国军总部”于621日遭到我驻来凤的西湖部队一个团和龙山县公安队、县大队及来凤县大队两个连共同配合的猛烈袭击,打乱了他的指挥系统,使直属支队溃不成军。总司令瞿波平、副总司令杨树臣只得各率残部逃命。瞿波平仍回明溪、二梭老巢,在老兴、桂塘一带流窜,杨树臣则返回四川酉阳。

    杨树臣逃回酉阳后,即遭到我驻川东两个团堵击,遭到重创,手下还剩下400多人枪,在酉阳立足不住,又只得于1022日从酉阳可达湖返窜,逃到桂塘坝的湖头沟,找瞿波平商量对策。瞿波平担心杨树臣的到来,会把四川我军引来龙山,对自己不利,提出:按此时情况,“集中不如分散”,要杨树臣把队伍拖回四川,并答应派警卫营营长王家池带两个连送他一程。杨树臣在返回酉阳途中,又遭到我4223营的袭击,被击溃逃往牛拉肠。

    23日,三营副营长王春华率全营战士,突然将逃往牛拉肠的杨树臣残部团团围住,并找到当地熟悉情况的农民王庸真、彭光祥两个担任向导,带路从高洞沟和河南沟分南北两路向牛拉肠猛攻。牛拉肠地形十分险要,陡坡险隘,易守难攻,该地系由五座陡峭的山峰所构成,主峰居中,主峰东侧下临古道溪深沟,悬崖峭壁,只有一条蜿蜒曲折的羊肠小道,杂木丛生,可以通往后山沟谷,西侧毗邻湘川交界的崇山峻岭,古木参天,浓阴密蔽,南北两面各有两个山头,比主峰稍许低矮,组成主峰的南北屏障。杨树臣的400多名匪兵,分别占住了5个山头。杨树臣的临时指挥所设在主峰之上,可以俯视全局,便于指挥。

    我三营全体指战员,一心为民除害,在强大火力掩护下,战士们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,登峭壁,攀悬岩,分别从南北两面攻占了主峰南北的四个山头,并绕到主峰的西侧,抢占了西面的山岭,切断了匪徒逃往四川的道路。到天黑之前,只剩下牛拉肠居中的那座主峰,还没有被我军攻占下来。我军集中火力,接连几次发起向主峰的冲锋,敌人企图垂死挣扎,战斗非常激烈。我军步步进逼,直到深夜,才胜利攻上了主峰。在我军快要攻占主峰之前,杨树臣已知大势已去,立即集拢身边还活着的匪徒,想从主峰东侧,往古道溪方向突围,在一个斜坡上被我军击毙。他的心腹打手、匪大队长候老七慌慌张张的带领杨树臣的老婆和十几名匪徒,继续从主峰东侧的小路往后山逃跑,刚到山下,一支早担任阻击任务的解放军等在那里,一阵枪声过后,候老七和绝大多数匪徒当场击毙,没有被打死的杨树臣的老婆和四名匪徒,全被俘获。

    牛拉肠战斗打了一天一夜,杨树臣带领的400多名残部,全军覆灭。杨树臣手下的几个大的头目向代喜、候成祥、肖安仁等全部被歼,共击毙匪兵386名,活捉108名。解放军割下杨树臣的首级在桂塘、内溪棚、贾家寨、里耶等地悬首示众,极大的震慑了敌人,鼓舞了人民群众,证明了与人民为敌,顽抗到底,只有死路一条,杨树臣的下场,就是最大的见证

    龙山县境内最大的两股土匪瞿波平、师兴周匪部,经过八面山、招头寨和牛拉肠三次战斗,被歼过半,余皆土崩瓦解。瞿波平、师兴周被打得到处躲藏,走投无路。我们进行政治攻心,利用他们亲属、朋友进行劝降,终于在10月下旬、11月上旬相继向我军缴械投诚。当时另一支实力较强的土匪“湘鄂川黔绥靖纵队”司令贾奇才,也于当年119日带领其跟随左右的亲信20余人,向贾家寨驻军4223营再次投降。其他各地中、小股土匪,见大势已去,知道继续顽抗,不会有好下场,都纷纷投案自首。

    至此,龙山县境内20人以上的股匪均被消灭。因而,牛拉肠一仗成为龙山剿匪的最后一仗,也是极为关键的一仗,使人记忆犹新。▲

     

    上一条:忽如一夜春风来
    下一条:里耶清末民国时期工商录

    相关内容:
    没有相关信息